Climate Witness: Pak Azhar, Indonesia



Posted on 01 June 2010  | 
Pak Azhar, Climate Witness
Pak Azhar, Climate Witness
© WWF-Indonesia / Marco AstanEnlarge
我叫Azhar,今年32岁,居住在印度尼西亚东加里曼丹省伯劳的巴里库库岛。这里的天气变得越来越不确定和难以预测。虽然我不太明白这种 变化的起因,但是很明显,作为一名以捕猎海参为生的渔夫,这样的气候条件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变化。

English | Español | Français | DutchРусский | 中文

从1999年开始我就一直居住在巴里库库岛。巴里库库岛是一个主要由沙岸组成的、面积为18公顷的小岛。但是,由于潮汐变化,小岛的面积并不固定。落潮的时候,一片大的沙岸会显露出来,使得小岛向海又延伸出了一公里。

对于一个海参渔夫来说,天气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我从2001年起开始捕渔海参。捕获海参的方法有两种:一些渔民只是在夜晚落潮时在海滩上寻找;而另一些则通过潜水至海水下10米深处来捕获。

海参渔夫的工作在很高程度上依赖天气。在下雨或者风暴的天气情况下,因为海参都会躲藏到沙下面,渔夫通常收获甚少 。因此,对于一名海参渔夫,在开工之前进行天气预测非常重要。

难以预测的天气


我一般在黄昏或者夜幕初临时观测天气以预测当晚是否要下雨或者有风暴。但是如今,要准确地预测天气变得越来越困难。例如,昨天傍晚的时候我预测夜间将会无雨,但结果到了半夜和清晨的时候却下了暴雨。

在过去,我们这些渔夫都可以预测天气。但是现在再也不能。我们岛上的年长者也提到过相同的事。Atang在我们巴里库库的年长渔夫中被认为是预测天气的专家,但从2002年开始,他也说天气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以前,Atang总能挺准确地判断未来的天气,有时候甚至能提前预测整年的气候。

Bulan janda/寡妇月


一个可以说明天气难以预测的例子是已经消失了的Bulan janda现象,也叫做“寡妇月”。这之所以被称为寡妇月是因为当渔民在这个时节出海的话,他们很少能安全地回家。每年中有44天,强烈的北风从南边刮过来。大风会短暂地停止一阵(半个小时),然后又猛烈地重新开始。在这种时候渔民不可能出海。

由于气候条件太危险,那些储存了足够食物和资金的渔民在寡妇月时节就不会出海。但是其他的渔民就别无选择,还是会出海。

“寡妇月”的现象已经不在存在。根据渔民们的回忆,最后一次的寡妇月出现在1991年。在1991年以后,在本来该出现寡妇月的时节,天气变得平静,有时长达两个星期。渔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寡妇月的现象慢慢地消失了。

不知道何时能盈利

因为无法判断何时能出海捕鱼,这样难以预测的气候对于我们渔夫来说非常不利。所以我们也很难预测何时能有收入。以前,由于能预测出海的时节,我们就能估计出何时有利用盈利并储存一部分收入。但是现在,只要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就出海。所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规划出开支。



Credit: WWF-Indonesia / Primayunta



 

科学验证

专家意见: Heru Santoso博士,印度尼西亚TroFCCA (热带雨林与气候变化适应) 项目协调员。

这些目击者讲述了三个与气候相关的现象。这三个现象包括增长的土地侵蚀、升高的潮汐和不可预测的天气。虽然非气候因素也有可能是这些现象产生的原因,例如土地侵蚀增加可能是由于土地管理不善,而升高的潮汐可能是因为区域沉降等。但在,在三个不同的地区,人们都观察到了增强的波能和越来越难以预测的天气,这些都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村庄和生活的可持续性发展。

很少有科学文献能指明这一特定地区所观测到的现象是否与气候变化有关。作为从西太平洋通往印度洋的洋流路径,这个区域面对着苏拉威西和苏禄海。在伯劳地区出现的增高潮汐有可能与拉尼娜现象时期西太平洋海平面增高的原因有关。由于全球变暖加剧了这一气候机制,潮汐增高的现象在最近变得比以往更显著(2007年 Mimura 等)。

出于同样的原因,不可预测和突发的天气变化也变得明显。突发的天气变化通常与高风速有关,而高风速只会在两个地区间的空气压力有显著差异时产生。高热,尤其是在一个热敏感的地区,在一个更温暖的环境中将很快造成这种高气压的不同。如果森林覆盖面积已消失或严重退化,土地的热敏感性就会更高。“寡妇月”,一个强大的偏南风的经常性现象已经消失。这是由于从东印尼刮来的东风向北转向亚洲而形成的贸易季风。全球气候变暖或较高的地区温度可能会改变区域或次区域的能源强度分布,同时也可能改变的其规模和流通的范围。

因此,全球气候变暖有可能助长了如这些目击者所描述到的自然现象趋势。但是,我们也应该通过与其它气候变量相对比来验证全球气候变暖是否加剧了这一地区的气候机制。例如,在拉尼娜现象期间,温暖的海水从东向西流动,从而带来更多降雨。在伯劳地区的增高潮汐也可以由这一机制来解释,并且可以通过拉尼娜现象期间、特别是一个较长时间段内所观测到的降雨量来验证。

所有文章经 气候见证科学顾问委员会成员科学审查..
 
Pak Azhar, Climate Witness
Pak Azhar, Climate Witness
© WWF-Indonesia / Marco Astan Enlarge
Logo
© Sony Japan Enlarge
Azhar and his family
Azhar and his family
© WWF-Indonesia / Marco Astan Enlarge
During lowtide, the sandbank can be exposed for 1km
During lowtide, the sandbank can be exposed for 1km
© WWF-Indonesia / Marco Astan Enlarge
Berau, Indonesia
Berau, Indonesia
© WWF-Indonesia / Marco Astan Enlarge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 indicates required
Donate to WWF

Your support will help us build a future where humans live in harmony with 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