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Witness: Marco Bomio, Switzerland



Posted on 02 August 2007  | 
Marco Bomio, Climate Witness, Switzerland
Marco Bomio, Climate Witness, Switzerland
© Marco BomioEnlarge
我叫马高‧波米奥(Marco Bomio) ,今年54岁,住在位于瑞士著名的艾格峰山脚北面的格林德瓦(Grindelwald)。我已婚,三个孩子已长大成人。我在这儿定居,除了因为我太太,也因为我热爱大自然和需要耐力的运动,这也是我选择登山向导作为职业的原因。除此之外,我还在格林德瓦的一间中学担任校长兼老师。

English | Deutsch | Română | Italiano | Dutch | Finnish中文

格林德瓦是一个吸引众多游客的知名旅游景点。这度假胜地之所以著名,是因为邻近冰川这个独特地理环境。一直到大约20年前,冰川都可以轻易地从学校的窗户观察到。那时候从村庄上山到冰川舌只需半个小时的步行。现在却完全不同,气候变化对我们的地区起了重大冲击——冰川开始融化了。现在我要和旅客走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冰川边缘。 

冰雪越来越少 


我在班上讲解本土历史时,会用上历史照片来作图解说明。例如,我讲解过直到十九世纪中期,冰川的边缘都一直延伸到了山谷的底部。当时格林德瓦还会出口冰块运送至巴黎或者布拉格等地。我拿出像这类文献时学生都很惊奇。

当了登山导游快30年了,我对冰川减少的现象感触良多。由冰变成石的过程变得更困难,许多时候,冰已融化的地面变得砾石化而且不太稳定。要安全经过这些地带就必须用梯子或钢索加固,以便让游客可以扶着登山。 

石头开始摇晃 


气候变化最坏的影响是永冻层开始融化(永冻层是水在摄氏0度或华氏32度的冰点达2年或以上)。永冻层一融掉,石块变脆变松,石块下堕增加。由于冰川严重消退,冰块在石头上压力也消失,石层表面变得越来越脆,所以发生了例如2006年艾格峰东面山石滑落这样的事件。 

气候变化不是单单一次山石滑落的成因,但此类事件发生的频率确实在上升。在格林德瓦附近一些问题较大的行山路线甚至修建了人造隧道来保住路线。

少女峰、施雷克峰和威特洪峰等几条著名的高海拔路线已经受到威胁。2003年创纪录的暖夏对正在消失的雪被有过巨大影响,同时还导致山石滑落事件不断增加。 

专业上的挑战


我深信登山向导之所以选择这份职业,是因为他们对山岭的热情和对大自然及探险的热爱,但现在的登山向导却常常被派去做稳定山石和清理的工作。这样已全然改变了其职务范围。以去年为例,格林德瓦一间登山学校——格林德瓦运动学校从清理石块所得的收入比组织登山导游团的收入还要多。 

在2003年创记录的暖夏初期,我们登山向导都觉得天气实在好极了,因为在这样暖和天气,都可以早至6月中就登上艾格峰、威特洪峰一类的山峰,而「正常」夏天的话要晚一个月才行。但我宁可没有受惠于这样的天气。因为在这样暖的天气下,零度分界线要推高到海拔4000米以上。这就意味着,下雨取代了下雪、夜晚变得极其温暖以及山石滑落。

把握机会 

我住在阿尔卑斯山,那儿是欧洲最大的储水库。令我最忧心的是冰川融化,水位预计因而下跌,这也同时影响发电量。瑞士一向有六成电力从水力发电而来。我的儿孙也许不能再像我们现在这样无忧无虑地用水。 

在经济上,像格林德瓦这样的旅游景点需要寻求新收入来源,而且已经向这方面踏出第一步。尽管初时不被看好,冬日远足现在越来越受欢迎。由于人工造雪只是中短期的解决办法,以滑雪为主的传统冬季旅游势必会渐渐转移趋势。在2006至07年的冬季,因为气温太高,有好几个星期都无法人工造雪。

我也认为一些其他的经济项目可以在未来得到发展,例如针对年青人和成人的教育和培训服务。另外,越来越多公司,不论所处何方,都通过互联网来做生意。何不在我们的山谷成立一间研究气候的研究所?要研究的对象就在山脚边。

 

科学评论

评论由瑞士洛桑大学地理研究所Christophe Lambiel博士撰写

MarcoBomio的故事与气候变化对山区环境产生的影响一致。阿尔卑斯山上每一处的冰川都在急剧消退。这种剧变不但对景观遗产有重大影响,也危及斜坡稳定。在2006年艾格峰东面发生的山石滑落事故与冰川在小冰河期后出现大规模融缩确实有直接联系。

在格林德瓦地区,永冻层一般都位于如艾格峰等山脉的面北石层中。气温上升令冷冻的石块越来越不稳定,引致山石下塌。2003年热浪来袭时这类事故出现了好几次。

在人为活动方面,这几年来登山导览活动的确变得多元化,但首要原因是越来越多人前往至阿尔卑斯山地区。如何管理日益增多的旅客是未来需要面临的挑战。新型的冬日活动也应该被引入,以便适应中海拔雪被减少的情况。

All articles are subject to scientific review by a member of the Climate Witness Science Advisory Panel.
 
Marco Bomio, Climate Witness, Switzerland
Marco Bomio, Climate Witness, Switzerland
© Marco Bomio Enlarge
Marco Bomio, school teacher and mountain guide in Switzerland, has witnessed a decline in local glaciers over recent years.
Marco Bomio, school teacher and mountain guide in Switzerland, has witnessed a decline in local glaciers over recent years.
© Marco Bomio Enlarge

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

* indicates required